活动现场
古人也爱喝酒?
 二维码 9
发表时间:2017-09-21 08:46

 

谁不爱喝酒?

 

中国的古文化,酒占三分天下罢。不论文人墨客、将军村夫,都留下和酒有关令人津津乐道的故事。历史上有名的酒客,应给冠以合乎风格的雅号。把李白称“酒仙”,是因为他吃酒的境界最超脱,说“古来圣贤皆寂寞,惟有饮者留其名”。几碗下肚,诗门大开,诗意如泉如风。人生得意,尽欢都在酒中。陶渊明嗜酒成痴,“偶有名酒,无夕不饮。顾影独饮,忽焉复醉。”所以送了他“酒痴”之名。但我觉得陶渊明喝得很孤独,经常“欲言无予和,挥杯劝孤影”,似乎是“闷骚”型的酒风。这与作《酒德颂》的刘伶正好是相反的两个典型。刘伶喝酒的邪门,比他“竹林之贤”的名头大的多。传说若出远门,必驾酒车,且令仆人负锄随其后,一路痛饮。吩咐说,哪里醉死了,便在那里掘个坑葬之。堪称“酒邪”,空前绝后!唐代边塞诗人王翰虽桀骜不羁,他的《凉州词》“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”,借酒壮胆,几分狂放、几分悲壮、几分旷达,成了千古名句。据载王翰每日以饮酒为事,若能醉卧沙场,送他个称号“酒狂”。但我认为他在酒的功力上一定不如刘伶。金庸先生文化底蕴深厚,深谙酒在中国古文化中的地位,所以他写的《笑傲江湖》,塑造了那个“酒神”祖千秋,一闻酒气便知什么酒、陈多少年,我们读着一点也没觉得很夸张。这种人物历史上肯定存在过。不过,酒精的作用不仅仅总让人豪情和放纵,有时“三杯两盏淡酒”,心中的苦闷、凄凉犹如被剥茧抽丝,都出来了。没有这三杯两盏淡酒,李清照这《声声慢》怎能“慢”得如此“入戏”?朱淑真“把酒问春春不语,黄昏却下潇潇雨”那垂怜可爱的样子怎能如此生动?朱代表的是一群有才气的深闺怨妇,当有柔情伤怀,喜借酒释愁。这类“酒闺”,要是换在现代,也许会去泡酒吧。但古时别说女子,男人也只能闷在家里泡。“竹林七贤”之首阮籍诗中称自己“终身履薄冰”。他找什么理由拒绝司马昭集团的召见呢?唯独整日淫浸酒中,深度的醉。从逃避政治斗争的处世机智和明哲保身的角度,送阮籍一顶“酒哲”的帽子。但我总觉得“酒哲”不能代表阮籍个性的全部。“穷途而泣”这个成语就源自阮的故事;乐器“阮”是在他的坟墓中首次发现的,是不是他发明我未考究,但至少说明他的苦闷。苦闷的时候自个玩玩乐器,对酒说说话。“临觞多哀楚,思我故时人。对酒不能言,凄怆怀辛酸。”这被考证是对嵇康被害后寄托的哀思。对酒不能言,但却能与之神交。(嵇康在“竹林七贤”中最博学多才,文学、玄学、书法、音乐等无不精通,少年时我曾是他的“粉丝”,所以补充说几句。他的古琴,“如抱琴半醉,酣歌高眠。又若众鸟翱翔,群乌乍散。”在刑场上,从容弹奏《广陵散》。“悼嵇生之永辞兮,顾日影而弹琴”(向秀《思旧赋》),弹毕长叹一声,《广陵散》今绝矣!嵇康写过《酒会诗》,虽常诗酒交融,但他很讲究喝之有度)。“竹林七贤”个个“酒相”丰富,后人难以超越。最后提一下“诗圣”杜甫,他的形象应该属于典型古代文人的那种吧,儒雅也许有些酸腐。大家都知他诗好,未必知道他喝酒的功夫也很高。他在《登高》中有“艰难苦恨繁霜鬓,潦倒新停浊酒杯”的诗句,实在是身体不消了,所以停了酒杯。不过我没给“诗圣”冠以“酒圣”的尊号,是因为他死前还是停了杯。就像我的状况,胃痛了还是觉得命要紧。结合他的形象送之“酒儒”该不过分。

文章分类: 行业动态
分享到:
全部评论(0条)
亲~快来评论噢!
微信扫码关注